{link}
  1. <var id="RBcF43saX"></var>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城官网短史记丨故宫文物未被日军大规模劫掠的真实原因

    文章来源:扬中市 发布时间:2019-09-15 17:50:10  【字号:      】

    短史记丨故宫文物未被日军大规模劫掠的真实原因

    编者按:4月2日,演员赵立新在微博发问“日本人占据北京八年,为什么没有抢走故宫里的文物并且烧掉故宫?这符合侵犯者的天性吗?”,引发了宏大争议。赵随后宣布声明,对自己“不够严谨的措辞”表现报歉,“盼望大家能够谅解我包容我”。

    揆诸史实,抗战期间,日军并非没有劫掠故宫文物,只能说“大多数故宫文物未遭日军劫掠”;个中缘故,也非日军收起了“侵犯者的天性”,而是基于更现实的利害考量。《短史记》之前对此事有过介绍,这里重新推送一次,盼望有助于廓清曲解。

    文 | 谌旭彬

    抗战期间的故宫文物,分为南迁和存留两个部分。

    1933年初,日军攻占热河,平津震撼。故宫博物院、古物摆设所等四家机构决议将部分文物南迁,前后分五批起运。先暂存于上海租界,后于1936年底存入南京朝天宫库房,也就是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这批南迁文物共计19557箱,其中故宫博物院13491箱,颐和园640箱,古物摆设所5415箱,国子监11箱。

    南迁文物虽属精选,但也只是故宫所藏历代皇室文物的一小部分,留在北平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仍至少超过了100万件(套),珍品不可胜数——当时未有完全统计;2010年的详细点查数据是,故宫馆藏文物为180558件(套);摒除后世增入与战后回流的部分,以为1933年文物南迁后,仍有超过100万件(套)文件留存在北平故宫,其实是一种比拟保守的估量。①

    图: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

    南迁部分的命运,比拟曲折。自1937年8月开端,这部分刚刚安宁下来的文物,再度踏上西迁之路——据韩启桐1943年的统计,共计运出16627箱,2953箱被迫留在了南京。

    第一批西迁故宫文物,沿长江水路,经汉口、长沙运至贵州安顺,后又转移至四川巴县;第二批走水陆两路,经汉口、宜昌,用了近一年的时光抵达重庆,后为避日军轰炸,又转运至乐山,期间产生过箱体落水事件。第三批走陆路,由火车运往徐州,入陕西后,沿秦岭山道用卡车运入汉中,为避日军轰炸,后又转移至成都,最后寄存于峨眉上的庙中。

    颠簸、翻车、落水、泡雨、误炸、仓库坍塌、潮湿霉变、白蚁损害等,对西迁故宫文物造成了许多丧失。抗克服利后,文物东归,途中尚且“严重丧失文物达120余箱”,战乱中的匆促西迁,丧失自然更大。比如,1938年2月四川禁烟局仓库坍塌,曾压损文物七箱;6月,陆路押运的士兵不慎引爆手榴弹,炸毁文物四箱;1939年,往乐山转移时多只文物箱落水,多艘船只触礁导致船舱进水波及文物……也就是说,坊间传播已久的“西迁文物几乎没有丧失”、“没有丧失过一只文物箱子”的说法,与常识不符,也与史实不符。惋惜的是,这些丧失,战后并未留下详细的统计材料。②

    滞留在北平和南京的故宫文物,是留有详细丧失统计的。

    下面这张《被劫文物清单》,由故宫博物院统计,1948年9月呈递给盟军总部,再由盟军总部转令日本政府,对丧失文物彻查寻找。

    清单中的66只大铜缸,是北平故宫博物院的被劫文物。自白地青花大盘至玻璃罩(先往下,再往右),是故宫南京分院遗失的文物,其余属于古物摆设所存放在南京分院的文物。③

    制图/短史记

    北平失守期间,日军对故宫博物院较严重的侵扰、劫掠有两次。

    第一次是1938年6月,敌伪宪警两度闯入故宫博物院太庙图书馆,搬走、撕毁大量图书杂志。

    据统计,日伪共计抢走图书书216种,计314册;杂志305种,计655册。重要劫夺烧毁对像,是含有反日、爱国、马克思主义、揭穿日本殖民、伪满本相等内容的出版物,如《抗日救国须知》、《日本在满洲权利及位置》、《中国丧地史》、《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蒙观与我们驭议》、、《日本侵犯中国年表》等。④

    第二次是1944年,日伪强迫故宫“献纳铜品”,用来铸造枪炮子弹。

    北平城里的“铜品献纳活动”始于1943年,日军很快注意到了“意宫内铜缸及历史博物馆铜炮等件”,“借游览之名来宫中调查铜器者不乏其人”。进入1944年,客观形势已很难抵制日军对故宫铜缸铜炮的征用,为避免日军直接侵入造成更大丧失,故宫将辖区内的两百多口铜缸造册,筛选出其中没有款识、不能断明年代者54件,连带2尊铜炮,交给了日伪。大略同期,日军还曾直接自故宫劫夺铜灯亭91座、铜炮1尊。及至日本投降,后者在天津被发明,但已经残破、缺损,前者则不知所踪。⑤

    图:日军劫掠故宫铜缸一隅

    滞留在南京是2900多箱南迁文物,藏于朝天宫地库,丧失也“幸不甚大”(马衡语)。

    1938年6月,日军打开地库,对文物进行了开箱盘点,并搬出保留至日军兵站。汪伪政权成立后,这部分文物,成了点缀“中日亲善”的工具,被移交给了汪伪政府。抗克服利后,由公民政府重新接受。

    由日军、汪伪把持期间,这部分故宫文物呈现了丧失,具体统计见前面的图表——1件镯子、1只钟、1件棉被、33件衣料……,这种情形,多半是个人性质的顺手牵羊所致。⑥

    日军之所以没有大范围抢掠故宫文物,是多种原因下的产物。总结起来,大致有如下几条:

    (1)全面抗战爆发之前,公民政府在伦敦和莫斯科举行了故宫文物展,伦敦的展出,范围与规格都很高,极大晋升了故宫文物的国际知名度。侵犯故宫文物,对日军而言是有国际舆论压力的。

    (2)日军既然要在失守区培植傀儡政权(包含顾及伪满溥仪的脸面),自然不便直接抢夺故宫文物。所以,对北平故宫博物院,日军最核心的诉求,不是篡夺文物,而是培植一个亲日的院长(事实上并未做到,由日伪任命的院长祝书元,立场仍偏向于保护故宫文物的安全);对存留南京的故宫文物,也选择交由汪伪政权保管。

    图:故宫是主要的政治场域,图为1941年伪“公民政府还都大会”在太和殿举办

    (3)故宫留守人员尽力盘点造册,使文物有详细编目、登记在册,增大了日军抢夺文物的难度。如1942年底,故宫文物点收工作重启,至1943年停止,盘点造册文物20余万件。虽属螳臂当车,留守人员对日军抢夺的抵制,也不应疏忽,如1938年10月有汉奸组织自故宫取走蒙古地图两件,交予日军多田军队,后经故宫工作人员再三追讨索回;对日军的献铜请求,故宫也是能拖则托。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在于占领故宫文物,对日军而言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既无助于迫使重庆公民政府屈从,也无助于所谓的“中日亲善”,只会造成政治麻烦、外交麻烦。反之,对那些有直接用途的铜缸、铜灯亭,仍然还是会直接去抢。

    所以,故宫的文物丧失,完整不足以代表抗战期间中国的文物受损情况。

    下表是“清算战时文物丧失委员会”1946年所编写的“中国战时文物丧失数量及估价”。该调查当年采用了从严筛选尺度(比如请求在提交文物丧失时供给文物照片等根据),丧失估价来自“文物专家及业书肆及古玩者”,根据的是“战前尺度”,较之失主自己所承保的价钱也是“削减甚多”。⑦

    故而,这是一份比拟保守的统计。

    制图/短史记

    ①单霁翔,《北京故宫馆藏远超台北故宫》,中国日报网,2014年5月14日。

    ②戴雄,《抗战时代中国文物丧失概况》,《民国档案》3003年第2期。

    ③孟国祥,《故宫陷留南京文物丧失之研讨》,《日本侵华史研讨》2016年第4期。

    ④黄金,《失守前后张庭济与“奉命保持”的北平故宫博物院事业》,《故宫博物院院刊》2014年第5期。

    ⑤同上,另参考了:孙岩,《人非物是——八年失守的故宫博物院》,《紫禁城》2005年第5期。

    ⑥孟国祥,《故宫陷留南京文物丧失之研讨》,《日本侵华史研讨》2016年第4期。

    ⑦《公民政府档案中有关抗日战斗时代人口伤亡和财产丧失材料选编 2》,2014,第881~882页。




    (责任编辑:邵东县)

    附件:

    专题推荐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