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记者熊芳雨4月2日报道:小沈的父母离婚了,但谁也不愿独自抚育患有疾病的她。在这场父母的离婚纠纷案中,小沈不是诉讼当事人,难以在庭审中表达诉求,加之其患有疾病,更加无法为自己发声。

十大维权案例宣布 开创儿童权益代表人机制

在此类未成年人不作为当事人,但审理成果与其好处紧密相关的案件中,普陀法院在全国开创儿童权益代表人机制,聘任区妇儿工委办干部或社工作为儿童权益代表人,作为独立诉讼主体直接参与。最后,小沈的权益代表人全程参与调停与庭审,并提出了为儿童设立专项保障金的建议。在各方尽力下,该起离婚纠纷得以妥当化解,涉案儿童权益得到保障。

今天下午,上海市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机制暨2018年度妇女儿童维权优良案例宣布会举办。2018年度上海市妇女儿童十大维权优良案例,涉及女职工权益、婚姻家庭权益、儿童权益等范畴,小沈的维权案例就在其中。

为了更好给妇女儿童供给一站式、专业化的综合维权服务平台,上海市妇女儿童维权服务中心今天下午揭牌。据悉,中心设有两个咨询窗口,心理咨询室,国民调停室和12338热线接听室,具备信访招待、法律咨询、国民调停、法律支援、心理劝导和热线服务等六大职能。

健全工作机制 上海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再升级

此外,会议还宣布了市妇联与市高院,市妇联与市检察院结合签订的《关于进一步增强合作树立健全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机制的看法》,这不仅是司法系统的一项工作创新,也是上海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工作的一种机制创新。

比如,《看法》明白了反家暴机制中法院与妇联的职责分工。在第4条“反家暴机制”指出,各级妇联在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应或者求助后,应及时给予家庭暴力受害人辅助,并对加害人进行法治教导,对加害人、受害人进行心理辅导。当事人如系无民事行动才能人、限制民事行动才能人,或者因受到强迫、恐吓等原因无法自行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的,妇联收到求助后,可代为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

在反家暴机制中,国民法院对严重损害妇女、儿童权益的侵权之诉或人身安全维护令申请等涉及人身权益诉讼,应开通“绿色通道”,迅捷、快速审理案件。对于妇联代为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的案件,国民法院受理后,及时作出人身安全维护令裁定,并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公安机关、居(村)民委员会以及妇联组织。

同时,国民法院和妇联应该将预防和禁止家庭暴力纳入业务培训和统计工作。

下面是记者节选的一些典范案例,看看上海在摸索保护妇女儿童各类权益方面的新方式和新手腕。

案例1:高某抛弃儿童被剥夺监护人资格案

——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诉高某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

被告人高某于2014年2月生育一女“朵朵”,当日女婴因患病被转至上海市儿童医院救治。同年3月朵朵病愈,院方通过被告人高某留下的手机号和住址均接洽不到高某,致使朵朵长期滞留在医院。2015年2月,公安人员找到高某后对其作出行政警告的处分,但高某仍谢绝接回朵朵抚育。

2017年3月,公安机关在立案后电话传唤高某接收调查,高某即自行至公安机关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法事实,但仍谢绝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某故意将孩子抛弃在医院和看护中心长达三年之久。尤其是在公安机关对其作出行政警告处分后仍不知悔过,故以高某涉嫌抛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上海市静安区国民法院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刑事判决,以抛弃罪判处被告人高某有期徒刑一年。

申请人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向法院提出诉讼恳求:1.恳求撤销被申请人高某为被监护人朵朵监护人的资格;2.恳求指定第三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朵朵”的监护人。上海市静安区国民法院于2017年7月12日作出民事判决:一、撤销被申请人高某为朵朵的监护人资格。二、变革第三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被监护人朵朵的监护人。

案例2:曲某某猥亵儿童案

——严惩网络猥亵儿童犯法,维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2016年7月起,被告人曲某某,男,1976年8月生,冒充童星审核小组的女性工作人员,通过QQ聊天软件获取多名被害人信赖后,以审核童星需先行检讨身材发育为名,欺骗、胁迫多名女童在视频中实行自我猥亵行动,以供其观看。

曲某某案的被害人多数未满12周岁,最小的只有10周岁,其中多名被害人被欺骗两次。被迫实行的自我猥亵行动对女童的身心造成了极大损害。曲某某采用广撒网、随机在网上寻找目的儿童,导致被害者人数众多,仅在案的就有11名女童,且潜在被害者众多。

2018年3月,嘉定区国民检察院对曲某某提起公诉,指控曲某某的行动涉嫌猥亵儿童罪,且应认定为刑法第237条规定的有其他恶劣情节,以从严从重打击应用网络猥亵儿童的犯法行动。

案例3:离婚子女与其父不动产纠纷案

——父亲独霸房产,调停挽回被房子“割裂”的亲情

1996年,张某某与孟某某协定离婚,双方商定:女儿(6岁)抚育权归女方,待其满18周岁与父亲张某某共同共有长兴镇宅基地房屋所有权。

2011年,张某某再婚,该宅基地房屋动迁,分得三套动迁安顿房,除保存自住房屋一套,于同年将剩余卖出,所得款项购买其他房产。2018年,其女儿18周岁,提出以货币情势要回房屋的一半份额。张某某谢绝,双方争执未果,女方遂找人围堵并要挟张某某。对方报警,警方接洽长兴镇妇联请求联调。

调停人员分辨上门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告诉张某某签订的离婚协定具有法律束缚力,要按商定返还房产份额。安慰孟某某用合法的方法保护自己孩子正当权力,做个文明维权人。

最后经调停人员的讲情、明理、释法,双方达成支付80万元房款的共鸣。双方自愿签订了国民调停协定书,房款于一个月内付清。

" />
{link}
  1. <var id="RBcF43saX"></var>



    长吉棋牌免费下载父亲独霸房产怎么办 上海发布妇女儿童十大维权优秀案例

    文章来源:平果县 发布时间:2019-09-19 18:45:18  【字号:      】

    父亲独霸房产怎么办 上海发布妇女儿童十大维权优秀案例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4月2日报道:小沈的父母离婚了,但谁也不愿独自抚育患有疾病的她。在这场父母的离婚纠纷案中,小沈不是诉讼当事人,难以在庭审中表达诉求,加之其患有疾病,更加无法为自己发声。

    十大维权案例宣布 开创儿童权益代表人机制

    在此类未成年人不作为当事人,但审理成果与其好处紧密相关的案件中,普陀法院在全国开创儿童权益代表人机制,聘任区妇儿工委办干部或社工作为儿童权益代表人,作为独立诉讼主体直接参与。最后,小沈的权益代表人全程参与调停与庭审,并提出了为儿童设立专项保障金的建议。在各方尽力下,该起离婚纠纷得以妥当化解,涉案儿童权益得到保障。

    今天下午,上海市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机制暨2018年度妇女儿童维权优良案例宣布会举办。2018年度上海市妇女儿童十大维权优良案例,涉及女职工权益、婚姻家庭权益、儿童权益等范畴,小沈的维权案例就在其中。

    为了更好给妇女儿童供给一站式、专业化的综合维权服务平台,上海市妇女儿童维权服务中心今天下午揭牌。据悉,中心设有两个咨询窗口,心理咨询室,国民调停室和12338热线接听室,具备信访招待、法律咨询、国民调停、法律支援、心理劝导和热线服务等六大职能。

    健全工作机制 上海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再升级

    此外,会议还宣布了市妇联与市高院,市妇联与市检察院结合签订的《关于进一步增强合作树立健全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机制的看法》,这不仅是司法系统的一项工作创新,也是上海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工作的一种机制创新。

    比如,《看法》明白了反家暴机制中法院与妇联的职责分工。在第4条“反家暴机制”指出,各级妇联在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应或者求助后,应及时给予家庭暴力受害人辅助,并对加害人进行法治教导,对加害人、受害人进行心理辅导。当事人如系无民事行动才能人、限制民事行动才能人,或者因受到强迫、恐吓等原因无法自行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的,妇联收到求助后,可代为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

    在反家暴机制中,国民法院对严重损害妇女、儿童权益的侵权之诉或人身安全维护令申请等涉及人身权益诉讼,应开通“绿色通道”,迅捷、快速审理案件。对于妇联代为申请人身安全维护令的案件,国民法院受理后,及时作出人身安全维护令裁定,并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公安机关、居(村)民委员会以及妇联组织。

    同时,国民法院和妇联应该将预防和禁止家庭暴力纳入业务培训和统计工作。

    下面是记者节选的一些典范案例,看看上海在摸索保护妇女儿童各类权益方面的新方式和新手腕。

    案例1:高某抛弃儿童被剥夺监护人资格案

    ——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诉高某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案

    被告人高某于2014年2月生育一女“朵朵”,当日女婴因患病被转至上海市儿童医院救治。同年3月朵朵病愈,院方通过被告人高某留下的手机号和住址均接洽不到高某,致使朵朵长期滞留在医院。2015年2月,公安人员找到高某后对其作出行政警告的处分,但高某仍谢绝接回朵朵抚育。

    2017年3月,公安机关在立案后电话传唤高某接收调查,高某即自行至公安机关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法事实,但仍谢绝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某故意将孩子抛弃在医院和看护中心长达三年之久。尤其是在公安机关对其作出行政警告处分后仍不知悔过,故以高某涉嫌抛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上海市静安区国民法院于2017年5月31日作出刑事判决,以抛弃罪判处被告人高某有期徒刑一年。

    申请人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向法院提出诉讼恳求:1.恳求撤销被申请人高某为被监护人朵朵监护人的资格;2.恳求指定第三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朵朵”的监护人。上海市静安区国民法院于2017年7月12日作出民事判决:一、撤销被申请人高某为朵朵的监护人资格。二、变革第三人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为被监护人朵朵的监护人。

    案例2:曲某某猥亵儿童案

    ——严惩网络猥亵儿童犯法,维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

    2016年7月起,被告人曲某某,男,1976年8月生,冒充童星审核小组的女性工作人员,通过QQ聊天软件获取多名被害人信赖后,以审核童星需先行检讨身材发育为名,欺骗、胁迫多名女童在视频中实行自我猥亵行动,以供其观看。

    曲某某案的被害人多数未满12周岁,最小的只有10周岁,其中多名被害人被欺骗两次。被迫实行的自我猥亵行动对女童的身心造成了极大损害。曲某某采用广撒网、随机在网上寻找目的儿童,导致被害者人数众多,仅在案的就有11名女童,且潜在被害者众多。

    2018年3月,嘉定区国民检察院对曲某某提起公诉,指控曲某某的行动涉嫌猥亵儿童罪,且应认定为刑法第237条规定的有其他恶劣情节,以从严从重打击应用网络猥亵儿童的犯法行动。

    案例3:离婚子女与其父不动产纠纷案

    ——父亲独霸房产,调停挽回被房子“割裂”的亲情

    1996年,张某某与孟某某协定离婚,双方商定:女儿(6岁)抚育权归女方,待其满18周岁与父亲张某某共同共有长兴镇宅基地房屋所有权。

    2011年,张某某再婚,该宅基地房屋动迁,分得三套动迁安顿房,除保存自住房屋一套,于同年将剩余卖出,所得款项购买其他房产。2018年,其女儿18周岁,提出以货币情势要回房屋的一半份额。张某某谢绝,双方争执未果,女方遂找人围堵并要挟张某某。对方报警,警方接洽长兴镇妇联请求联调。

    调停人员分辨上门做双方当事人的工作,告诉张某某签订的离婚协定具有法律束缚力,要按商定返还房产份额。安慰孟某某用合法的方法保护自己孩子正当权力,做个文明维权人。

    最后经调停人员的讲情、明理、释法,双方达成支付80万元房款的共鸣。双方自愿签订了国民调停协定书,房款于一个月内付清。




    (责任编辑:峡江县)

    附件:

    专题推荐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