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有艰苦找警察”,这句话大家都耳熟能详。可谁能料到,有人向警方举报了违法犯法运动后,却并没有因为报警而“止损”。

据中国之声报道,在江苏做饮料批产生意的小伙吴强,一年前买到了32吨假的可乐、雪碧,报警之后,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请求吴强把假饮料卸货并寄存在他自己租用的仓库里。吴强发明假饮料后报案的日子是2018年4月28日,一直到2018年7月,当地警方才将货物扣押转走。

三个月间,除了丧失的六万多元货款及运费外,吴强还支付了2000元卸货费及被查封期间3000多元的仓库租用费。这笔费用应当由谁来掏,在网上引发了争议。

举报假冒伪劣商品后还由受害人来掏腰包保留,在我看来,这做法有些欠妥。作为受害人的吴强,原来就已经承受了数万元的经济丧失,再替当地警方“分忧解难”,“保管”有关物品,承担相应的卸货费、仓库租用费等,其丧失只会持续扩展。如果再加上“保管”进程中付出的精神、劳务成本,其丧失就更大了。

法治社会,理应避免这类“受害人好处再受损”的情况呈现在警方办案进程中。

从报道看,当地警方这么做也有其苦衷,“因为东西特殊多,我们警方也没有这样的仓库去放”。这说的应当是事实,但与受害人的丧失、大众感情相比,又有些让人意难平。

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对涉案货物应该查封、扣押,对查封、扣押的财物公安机关应该妥当保管,以供核查。当事人举报这批重达32吨的假可乐、雪碧后,理应由当地公安机关出面查封、扣押并妥当保管,而不是让受害者来代为“保管”。而受害者已经“倒贴”的钱,有关部门也得如数“补”给受害人。

据媒体报道,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正在研讨为吴强申报司法救助,解决其实际艰苦;“信访部门斟酌到当事人的实际丧失,将申请一部分资金来解决吴强的问题”。

但事实上,吴强“倒贴的钱”并不属于司法救助的范畴,也不属于信访道路解决的问题。有些丧失该由犯法嫌疑人承担,至于财产权丧失“扩展”,是有关办案部门造成的,理应纳入国度赔偿的范畴。

在有些人看来,警方打击犯法就是在替受害人出头,顺便帮警方“保管”一下被查封、扣押的物品,也是在帮自己的忙。

这看似在理,却失之偏颇——混杂了公私的界线。打击犯法是警方的法定职责,维护国民的合法权益也是警方天职,两者本就该并行不悖。即使当地警方有难作为的实际艰苦,也不宜让举报者举报完了还得倒贴钱。那样会造成不小的负面鼓励作用,侵害商户维权和打假的积极性。

等待此事能得到妥当处置,让举报者能从举报中得到“法律对权益的保障”,而不是“费力不谄谀”的成果。

□欧阳晨雨(学者)

编纂 陈静? ?校订 危卓

" />
{link}
  1. <var id="RBcF43saX"></var>



    金鼎娱乐城官网“举报32吨假饮料还倒贴钱”,别打击“打假”积极性|卸货|吴强|警方

    文章来源:乐昌市 发布时间:2019-09-15 19:59:26  【字号:      】

    “举报32吨假饮料还倒贴钱”,别打击“打假”积极性|卸货|吴强|警方 原题目:“举报32吨假饮料还倒贴钱”,别打击“打假”积极性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有艰苦找警察”,这句话大家都耳熟能详。可谁能料到,有人向警方举报了违法犯法运动后,却并没有因为报警而“止损”。

    据中国之声报道,在江苏做饮料批产生意的小伙吴强,一年前买到了32吨假的可乐、雪碧,报警之后,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请求吴强把假饮料卸货并寄存在他自己租用的仓库里。吴强发明假饮料后报案的日子是2018年4月28日,一直到2018年7月,当地警方才将货物扣押转走。

    三个月间,除了丧失的六万多元货款及运费外,吴强还支付了2000元卸货费及被查封期间3000多元的仓库租用费。这笔费用应当由谁来掏,在网上引发了争议。

    举报假冒伪劣商品后还由受害人来掏腰包保留,在我看来,这做法有些欠妥。作为受害人的吴强,原来就已经承受了数万元的经济丧失,再替当地警方“分忧解难”,“保管”有关物品,承担相应的卸货费、仓库租用费等,其丧失只会持续扩展。如果再加上“保管”进程中付出的精神、劳务成本,其丧失就更大了。

    法治社会,理应避免这类“受害人好处再受损”的情况呈现在警方办案进程中。

    从报道看,当地警方这么做也有其苦衷,“因为东西特殊多,我们警方也没有这样的仓库去放”。这说的应当是事实,但与受害人的丧失、大众感情相比,又有些让人意难平。

    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对涉案货物应该查封、扣押,对查封、扣押的财物公安机关应该妥当保管,以供核查。当事人举报这批重达32吨的假可乐、雪碧后,理应由当地公安机关出面查封、扣押并妥当保管,而不是让受害者来代为“保管”。而受害者已经“倒贴”的钱,有关部门也得如数“补”给受害人。

    据媒体报道,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正在研讨为吴强申报司法救助,解决其实际艰苦;“信访部门斟酌到当事人的实际丧失,将申请一部分资金来解决吴强的问题”。

    但事实上,吴强“倒贴的钱”并不属于司法救助的范畴,也不属于信访道路解决的问题。有些丧失该由犯法嫌疑人承担,至于财产权丧失“扩展”,是有关办案部门造成的,理应纳入国度赔偿的范畴。

    在有些人看来,警方打击犯法就是在替受害人出头,顺便帮警方“保管”一下被查封、扣押的物品,也是在帮自己的忙。

    这看似在理,却失之偏颇——混杂了公私的界线。打击犯法是警方的法定职责,维护国民的合法权益也是警方天职,两者本就该并行不悖。即使当地警方有难作为的实际艰苦,也不宜让举报者举报完了还得倒贴钱。那样会造成不小的负面鼓励作用,侵害商户维权和打假的积极性。

    等待此事能得到妥当处置,让举报者能从举报中得到“法律对权益的保障”,而不是“费力不谄谀”的成果。

    □欧阳晨雨(学者)

    编纂 陈静? ?校订 危卓


    新浪消息大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消息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责任编辑:益阳市)

    附件:

    专题推荐

    • {links}